阅读夜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夜 > 冲喜当天,病娇世子拉着我洞房 > 第7章 你敢不让我牵试试

第7章 你敢不让我牵试试

女子名节,何其重要!

王姨娘敢这么说,便是断定了,康亲王府不可能接受一个婚前不贞的世子妃。

她又说:“这件事,春兰可以作证,世子也可以命人去把小马叫过来,当面对质!”

说到这里,她朝应采澜看过去,眼里都是压迫感。

“若世子不信,可立刻让嬷嬷与我一起,给她验身!”

丫鬟婆子们,都不敢吭声。

就连应彩月,都忘记哭了。

但母女相认这些年来,她也很清楚自己这位亲娘做事的手段。

这回,应采澜应该死定了吧?

她心里无比快意地想着。

厅内,只有阎佩瑜低低的咳嗽声:“咳咳……”

然而他始终没有抬头,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。

仿佛绿云罩顶也不是多值得他动弹的事。

应采澜简直要笑死!

她抬手鼓掌:

“啪、啪、啪”!

“原来世上真有这么狠心的娘,自己生的女儿,随时都可以叫她去死。”

“清清白白的女儿,给你当牛做马、任打任骂十几年。”

“你却为了别人,给女儿编排最脏污的罪名!”

到了此时,她也还没想揭露真假嫡女的真相。

因为,那些事说出来只是空口无凭,她暂时没有任何证据。

不能一锤子打死,就是给对方翻身的机会。

然而这并不妨碍她,先撕烂王姨娘这张恶心的面孔!

阎佩瑜被安顿在主位上坐着,她站在他的旁边。

看这变故,他微微抬眸朝她看来,问:“世子妃,你要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?”

瞧瞧他这一脸的质疑,但眼里,却带着一点儿笑意。

分明是看好戏的心态呢!

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,要给男人留点面子。

应采澜真想一个大比兜,给这死病娇腹黑狗一点颜色瞧瞧!

她需要证明吗!

她是不是处,他不是最清楚吗!

可惜,王姨娘没看见这对夫妻的眼神交流,厉声道:“我教养女儿失败,是我的错。”

她朝阎佩瑜跪了下去,“世子!查验一下也费不了多少时间,您可召当事人来作证!”

妾身,动不动就跪,太正常了。

阎佩瑜没说话。

应采澜垂眸看他一眼,双臂环胸,懒洋洋地道:“世子,你的世子妃被诬陷婚前偷人,你头顶一片青青草原,请问这是一种什么体验?”

笑死!

王姨娘那老贱人是不知道啊,传说中病得快要死的世子,不但能在洞房夜醒来,还能睡女人!

他睡的是不是清白女人,能不知道?

所有人,都在等世子爷的命令。

只见阎佩瑜捏着帕子,垂头咳嗽。

咳嗽多了,他声音有些嘶哑:“那就……把人证、与所谓的当事人,都叫上来吧。”

应采澜:“!!!”

她低头瞪他。

手本来就是扶着他的肩膀呢,听到这话,狠狠掐了一把。

阎佩瑜吃痛,抬起头来看她。

哎哟喂,那一脸的无辜啊,都快要漫出来了!

他没有说话,而是把手放在她的手背上,轻轻拍了拍,声音极低地说了句:“又不是不给,你急什么?”

应采澜瞪大眼睛,迅速把手缩了回去。

妈的!

虽说是悄悄话没让别人听到,可他一会儿不开车,是活不下去吗?

这么喜欢开车。

回头只有他们俩的时候,看她不弄死他!

王姨娘一听阎佩瑜的话,欣喜若狂,哪里还顾得上他们夫妻在说什么悄悄话?

当即对跟随自己来的婆子道:“把小马叫进来!”

又对阎佩瑜道:“世子,春兰也是见证人。”

“那一日,采澜与小马在柴房里胡来,被春兰撞见了。”

“春兰立即去禀告妾身。”

“妾身将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抓了个现行!”

“之后,一直将小马关着,也给采澜禁足了。”

“熟料,采澜竟然胆大至此,趁着嫡姐出嫁的时候,算计顶替嫡姐嫁来康亲王府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