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夜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夜 > 抓个骷髅做宠物 > 第九章 自然女神的救赎

第九章 自然女神的救赎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卡巴拉的救赎。”她施施然的坐上凳子,神情带着些许倦意,叫人犹怜,然后自豪的说,“我刚学了一天,本以为你会或多或少的本能抗拒,然后几经波折的,没曾想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。”

只是,她似乎想到了别的什么,溢于言表的自豪不再,而是换成了一抹淡淡的哀伤,亦牵动着摩诃的目光。

貌似有某种思绪使她的脑袋越显沉重,她不得弯下腰,用手托着下巴。但这样的角度,那样的服装……

“嗯,嗯!”摩诃轻咳一声打断了她的思绪。显然女孩并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妥,但某人已经不想多受煎熬。

“这种魔法使你不得违逆我的意志,否则我可以随时降下惩罚。它虽然会限制你的自由,但也有好处,”她停顿了一下,继续幽幽的说着,“它可以重塑破损的丹田、脑域,从而再次修炼魔法或斗气。”

她冲摩诃笑了笑,似在向摩诃给予祝贺或者鼓励,然而脸上的忧虑却挥之不去,“我叫人给你拿衣服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看着她离去的身形,心摩诃里竟生出了些许莫名的感伤与落寞。

当房门阻隔了他的视线,才使他的心思回归眼前。他把手放在腹部,除了依旧还有些的微弱的疼痛,什么也感觉不到。

“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”

或许是因为“救命之恩”,或许是因为“初次相遇”。他总能从安娜的身上,感受到莫名的好感与亲近。

不觉间,她的明媚、姣好、清丽、严肃、可爱、纯真、感伤,还有与生俱来的高傲,一切的一切都在脑海里反复重现,不止不休。

突然,他像触电般坐了起来,脸色发白!就在刚才,他感觉有一道闪电,击中了他的脑袋,打断了他的“非分”臆想。

他自责的低声喃语:“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恶念恶想!怎么……会这样……”

想不通,也不懂,他只能有些吃力的盘好双腿,合十双手,不作它想,默念着他那本经书上的内容: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……

虽然不懂经文到底说的什么,但也好假借这份无知,忘却了思考,觅得一分心底的空寂,暂断浮华妄念。

可他哪里晓得,自己已经被烙上了尘缘,此世难消……

过不多久。开门声响起,一位略显老迈的男性精灵走了进来,送来了衣服。

在精灵放下衣服的时候,摩诃讶异的发现老人手上也有同样的图案。

老人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坦然的把左手伸出来,对他说道:“你我皆是勇士。”

不等摩诃应声,精灵已转身离去,而他本略有佝偻的背脊,此时越发挺拔。

“勇士?看来,这个印记并不简单……”摩诃穿戴且整理好崭新的衣袍,壮若贪婪的深嗅着衣服上的阳光的味道,再次把书本和魔晶贴身放好,大步的走出了房间。

这时的安娜,静静的俯身依靠在过道的栏杆,眺望着远边的天,却是兴意阑珊,她的脸上带着淡淡哀伤,风撩拨着她的头发、她的罗衫,似若仙子下凡。

他走到安娜的身旁,不敢多想多看。深深的向她鞠了一躬,双手合十,对她说了句“谢谢”。

女孩显然没有意料到这突如其来的郑重,略显腼腆但不失大方的回道“不用”,说完又那样眺望着远天。

“你似乎有什么心事。”他走到安娜的身边,与她并排而立。

她没有回应,依然淡淡的看着远方。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打量起了这里,也似乎是他第一次能这样轻松的打量起了这异世的天,这天下。

这才发现,原来他觉得并不特殊的木屋,却是建在这里最高的一颗巨树,以及最高的一根可以搭建木屋的枝桠上面,怕是离地面有一百米都不止了。

头顶是可以遮天的树冠,而门前却是一望无前。往下的树枝上面还有更多的木屋,若隐若现。

也有人或在藤桥,或在栈道,或在树枝,或在倾斜的树干,行走往来。

环顾四周,全是郁郁葱葱的巨大树木,比他所站的这棵要矮小许多。也还有更多的小木屋,隐藏于影影绰绰的树叶之间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