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夜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夜 > 抓个骷髅做宠物 > 第三章 暗涌

第三章 暗涌

“您是创世者,您是毁灭者,您拥有纵观天地的神目,怀着仁慈之心审判着正义与邪恶……”加百利仰望着昏沉的雪天,吟唱了一段创世神的赞歌。

他又将虚捧的莲花举过头顶,让其停在空中,环顾九位武士后,说到,“愿创世神宽恕你我的罪过……姑且就作为我的遗愿吧。”

创世神是大陆上的原始信仰,有着完整繁复的体系,但在魔族覆灭之后,所有人都沐浴在光明王的荣光时,也曾被人短暂的遗忘。

只是由于之后的种族对立,原本盛极一时的“光明王”最终崩塌,“创世神”又得以再度兴起。

但可悲的是,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人们在追求信仰与传统的背后,却是为了“狭隘的区分敌我”,并人们中间刻上“界限”的标识,构筑一道“伪善”的认同。

一种违背人之本质的认同!只是过分的强调着“跨过界限成为我们,要么还是你们”。可所有人却忽略了彼此头顶着同一片天空,脚踏着同一片厚土,而彼此胸膛中跳动着的,是同样鲜红的心脏……

此时加百利的这份“无界”的豁达,深深的触动了奥索夫。他动容的学着加百利的样子,说道:“愿光明王亦能饶恕我,饶恕我即将让一位圣人的鲜血流落黄土。”

“奥索夫,你何必向一位已经逝去近千年的‘人’,奢求宽恕呢?这不是很荒谬么?”

“可是,如果放下对信仰的敬仰与忏悔,我会像是被父母遗弃的孩子,又怎么知道何去何从呢?”

“或善或恶,真正的‘缘引’却在自我的内心,就在一念之间,与神何干?红尘易逝,沧海桑田,或有轮回生死,或有天地法则,孰又何曾与神亲见?去遵循自己的内心吧,光明将与吾等同在……”

说话间,加百利却是在身旁的一处土丘,或许是一座没有墓碑的坟茔,自然的盘腿而坐。既不见绚烂的魔法,亦没有瑰丽的斗气,只是双目轻阖,风雪盘桓间白衣卷展。

“您……不反抗吗?”

“伤汝性命,非我所愿。而王庭诛我之心已决,我若苟活,反生大乱。喃哆哝暹可洛斯~”咏罢光明,寂然不动。

为了人类联邦尽可能得降低内乱的代价,为了减少人类之间的相杀相残,加百利追寻着上一任主教的意志,选择了沉默,永久的沉默,亦将自己二十五岁的最好年华永铸此刻。

“令!执剑!”奥索夫已然无法再过言语,唯有报以代表军人崇高敬意的执剑之礼。

“锵!”九剑出鞘,直指穹隆,斗气勃发,染尽霜华!

这样的动静就连百里之外的城关依然瞩目。五座城关,每座城关的的执事亦不过是黄金境的存在,他们此时齐聚最北的城楼,面色沉凝。

不管是法师还是武士,到达八阶黄金境已然是对魔力与斗气积累的巅峰,亦是人中娇子。只待机缘逢时,感悟法则,突破九阶进入圣境。

大陆上进入九阶圣境的生灵,当是凤毛麟角,然唯数精灵族独领风华!

精灵是上天的宠儿,创世神赋予了他们比所有种族更长远的寿命,亦赋予了得天独厚的身体天赋——除了对法则的领悟,基本不会遇到瓶颈。

此时,苍狼山南的联盟城营就有精灵族的两位圣境。

一位是主导了这次战役的功臣,亦是联盟轮值总兵——疾风剑圣——伊利亚特*罗斯*兰德尔。

另一位却是精灵皇族,统领着皇族禁卫的侍卫长——木系圣魔导——奥菲利亚*诗雅。

“急报!”当来自城关的传报来到总兵府时,却哪里得见中军帐上人?

一骑一红颜,君子马前牵,共蹰风雪漫道里,几见欢言……

马蹄轻扣着冻土,在远离喧嚣的荒原中“哆哆”作响,小雪扑落衣襟的声音也清晰可闻。

而身后的城郭在安静中渐去渐远,在飘扬的风雪中慢慢朦胧。唯有踏过薄雪的黑色蹄印,悄然的诉说着曾有人来过。

伊利亚特身着一套修身紧致的素白武斗服,将他匀称的身形凸显。他一手执剑,一手牵羁着褐色的缰绳。

而骑在雪白战马之上的,是一位拥有着灵动美眸的佳人。黑色的衣裙,黑色的面纱,奥菲利亚习惯将自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